首页 >> 新闻中心 >> 媒体中医 >> 

搭建22万人交流平台的背后

发布时间:2016-08-29    作者:xx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
搭建22万人交流平台的背后
中国中医药报   第6版:中医医院周刊    2016-08-24 
 
如何提升中医人的业务能力,如何构建开放共享的中医学习平台?3年时间,1000多个日夜,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张苍用行动,践行着自己的梦想,构建属于中医人的开放学习平台。
始于聊天:“聚友会微信群”初创
国内中医皮肤科医生,几乎人人皆知一个名为“皮肤科聚友会”的微信交流群。想加入这个群的大夫有很多,但进去却并不容易。3年来,这个群内汇聚了几乎全部国内中医皮肤科专家,但人数始终控制在300以内。
创办这个群的故事还要从头说起。2013年10月,在中华中医药学会皮科分会的会议间隙,张苍和武汉中西医结合医院李凯医生聊天时发现,彼此在学术方面有许多不同的看法,也有不同的经验可供互相启发,李凯建议“不如建立一个群,叫上几个好朋友一起交流多好。”
他们说干就干。“他拉他的好友,我拉我的好友。”张苍说,“不一会就加进来30多人。到年底时,群内成员达到100人。”
“当时群内成员许多彼此不熟,大家不知道该说什么,群里总是沉默,或者嘘寒问暖的闲聊。”张苍意识到,建立这样的群没有太大意义,于是,他给自己设定了任务,每周邀请专家在群内讲课。他首先找好友广东省中医院欧阳卫权医师。
欧阳卫权擅长用经方理论指导皮肤病治疗,但一听说要讲课,欧阳卫权当即拒绝了:“我的水平不够,我入群只是来学习的。”虽然第一次邀请遇阻,但张苍并没有退缩,在随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,他一次次地联系欧阳卫权反复劝说。最终,张苍的诚意打动了欧阳卫权。
2013年12月23日,中国中医界在师承教育、课堂教学之外,第一次利用微信讲授中医,开辟了新媒体教学的新探索。欧阳卫权把自己关在一个只有书桌的小房间内,举着手机讲授《附子的临床应用》。群内100位成员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学习方式,新奇不已。大家积极探讨,你插一嘴、我说一句,有时话题扯远了,过了好久才又绕回来。原本晚上8点开始、9点结束的课程,不知不觉持续到夜里11点。还有人意犹未尽,继续探讨直到凌晨1点多。“真出乎我意料!没想到效果这么好。”张苍说,从此之后,每周群里讲课,意见最大的就是群员的爱人们,“有的抱怨不打扫房子了,有的抱怨不抱孩子了,有的抱怨不睡觉了,等等。”
这一次的成功,激发了张苍的热情。从此之后,每周一课、分享临床经验,成为群内硬性规定被执行了下来。
铁面无私:“请”出去3位全国名老中医
学习的动力如磁石一般吸引着中医追梦人。“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聚友会”微信群吸引力越来越大,张苍也变得越来越操劳,他日夜都在为群里举办什么活动而开动脑筋。
遇到总是谦让推脱的嘉宾,张苍只能使出撒手锏:“下周不行,那就下下周。”总得说出一个具体时间,排上日子,谁也不许反悔。
这个小小的微信群,寄托着张苍的梦想。这里不以职称、官位、年龄论资排辈,这里是互相分享中医知识、共同提升学术水平的同道家园。这里有着张苍最为纯粹的精神世界,他在这里为理想播种。
“中医是一个谦逊、保守的职业。在古代,有时师父临去世前才会告诉徒弟自己的绝招。”张苍不无感慨地说,“我们中医界有句老话,叫作‘一招鲜’。每个人经过几十年的临床实践,或多或少在某一领域都有一技之长。靠这一招就能养家糊口,甚至拥有知名度。”
“如果群内100个人,都把自己的技术拿出来分享,那这100人就都是‘百招鲜’,当大家都成为‘百招鲜’时,中医的整体实力何愁不能提升呢?”张苍说。“中医不能再保守封闭,要开放、共享、积极、共赢!”为此,他订了条规矩,群内成员都要发言分享知识。
如果沉默,不发言会怎么办?“不发言就退群。谁都没有例外——我曾经邀请3位全国名老中医入群,但是3位老师参与度不高,最后我一狠心把他们请出去了。”张苍说。铁面无私的规则,不仅带动了群成员的积极性,也让大家更加珍惜留在群里的机会。
助人利己:志愿者由一人到60人
皮肤科聚友会内,临床技术好的人多讲讲课,临床水平一般的人就多出出力。张苍回忆道,第一位语音整理志愿者是大庆油田总医院的医生王靖。此前她在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进修,欧阳卫权的课让她很受启发,“这么好的课听一遍不够,值得反复听。”
王靖说做就做,她把欧阳卫权的数百条微信语音记录,一条条摘编出来,汇总成一个完整的语音文件。她在群里发布后,受到热烈赞扬。此时,河北省涞水县医院皮肤科主任张会奇也萌生出一个想法:“讲课录音可以整理出来,若是再出一个文字版,岂不更好?”
张会奇对第一次整理录音文字历历在目:“每整理出1000字,平均要花去8个小时,专家讲课都是口语,而且还有口音,想到哪里说到哪里,偶尔还会逻辑串行、前后重复,因此这么长时间操作手机听语音,搞得自己头晕眼花。”
但是,张会奇还是坚持了下来,文字版讲稿在聚友会微信群发布时,又是一阵轰动。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加入志愿者行列,如今志愿者突破60人。他们将每次专家的微信讲课整理成录音和文字,不但在群里分享,还开通了“北京赵炳南中医皮科流派”微信订阅号,免费送给更多同道学习。
截至2014年5月,已有20位专家在群里讲过课。此时张苍明显感受到,群里的氛围活跃起来了。“以前大家都很腼腆,不爱讲课,不敢讲课,现在大家都很踊跃”。
这也更坚定了张苍的想法:皮肤学科的发展需要多学科多领域的相互交流。在他的张罗下,开始邀请内科、肝病、肾病、心病、脾胃病、针灸科等领域的专家入群,课程的内容也由单纯的皮肤病,延伸到多种学科讲解。
奋力拓荒:微信群从1到8
从2013年10月到2014年8月,每天凌晨4点到午夜2点,“皮肤科聚友会”微信群内讨论如火如荼,这里有聊不完的话题,这里是热爱中医的人共同的家。
但问题也随之出现,这里涵盖内、外、妇、儿等不同领域话题,内容分散杂乱,一个人要想从每天上千条信息中寻找自己感兴趣的话题,越来越难。
“不成,得分群了。”张苍这么想着。一天,他从南锣鼓巷地铁站出来,碰到了该院针灸科刘慧林副主任,又和他提起创建微信群的倡议。“针灸界那么多高人,把大家都组织起来讲讲课,分享一下,大家一起进步,多好的事情。”
“能成吗?”刘慧林略有疑惑。
“能成!咱们这就建群!你做群主,把我加上,我给你叫人!”俩人一拍即合,站在地铁站门口5分钟就建起一个十几人的“针灸推拿论坛”,当天晚上就达到100人,第二天晚上超过了200人。
“那真是一个充满激情和干劲的早晨。”张苍说,“在路边,我就这么鼓动朱梅建立了妇科群,鼓动李敏建立了儿科群。”在聚友会微信群的示范下,一大批微信群相继出现:2014年8月全国经方论坛群成立,9月全国肾病百家讲坛群成立,11月肿瘤阳光论坛,12月中医呼吸与重症论坛群成立……一时间,8个微信群横空出世。
这8个群以北京中医医院的一批年轻专家为骨干,开展起了积极的学术活动,互相分享、共同进步。2014年底已达到几千人的规模,引起许多人的关注。最终,当一位叫何剑的IT精英,一位叫刘观涛的资深中医出版人和张苍相遇后,一个更大的梦想,在三人的脑海中构建出来——成立联盟。
2015年1月21日,在北京中医医院皮肤科实训室,“中医在线论坛联盟”正式成立。这间屋内,墙上悬挂着两位皮肤科大家的画像,一位是现代中医皮肤科创始人赵炳南先生、一位是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科事业的开拓者张志礼教授,这里曾是无数中医前辈研讨争鸣的天地,如今,他们见证年轻人的创新和发展。
当天,张苍被选举为“中医在线论坛联盟”首任执行主席,与刘观涛、何剑、刘保利、黄金昶、马家驹等创始人一同开启了新的篇章。
“中医在线论坛联盟”最初只有8个群约3000位成员。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社会各界对中医学习有着强烈的需求,截至记者发稿时,该联盟已包括海内外500多个微信群,中医药从业者共计22万8千人。
张苍最初建立的“皮肤科聚友会”微信群,成为500多个微信群的标杆。联盟内的许多制度举措,都源自于它。“开放共享,积极共赢”,这是张苍当初建立“皮肤科聚友会”微信群的心声,如今心中播下的种子,已经花开世界。
就地改造:培育学习型中医
能被几十万人关注,何剑的作用功不可没。他的技术团队,使中医在线论坛联盟的发展步入了快车道。何剑早年生病,被中医治愈后,开始痴迷并发奋自学中医,甚至为计算机界精英免费开起了《黄帝内经》兴趣班,并亲自授课。
后来,经朋友介绍,何剑结识了张苍。他被张苍的情怀所打动,当场承诺,愿意义务帮助“中医在线论坛联盟”,对最初的8个微信群,设计出合适的软件,通过他的技术,微信群主可以查看群内每位用户的发言次数、活跃程度等。
微信群内讲课录音、留言越来越多,何剑又找了几位之前听他讲过《黄帝内经》课的计算机中医发烧友,一起组建了技术团队,帮助“中医在线论坛联盟”设计出“原景重现功能”。这个功能可以让群内每一期录音和留言,被收录在一个网址连接中,将这个链接发送给其他好友,打开网址后,便能收听、收看到曾经的讲课内容。随后,这支团队开发出名为“中医在线”的手机APP应用,中医幕课、现场直播等功能相继实现。
目前,500多个微信群内的专家讲课录音、文字、视频等内容,都被收录在“中医在线”APP和“中医在线”微信公众号中。通过技术后台支持,管理者可以查看每一节课有多少位群友收看,其中注册中医师、副主任及主任医师有多少位,每位观看时长有多久。
7月23日,“中医在线”现场直播了第四届岐黄论坛,会场有1100位中医参会,但在中医在线APP上,则有16986人同时观看,成为中医界历史上的第一次“万人大会”。
“中医已经热起来了,但我们要冷静再冷静。我们应该清晰地认识到,若要让这股热潮持续下去,让老百姓认可中医,还得靠扎扎实实的临床效果”,张苍希望未来的“中医在线论坛联盟”能够在医学教育上,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,而不只是一股虚火。
张苍针对不同基础的学习者,设计了五阶梯中医培训体系,首先是模拟学习,适用于刚入中医之门的学生和青年医生;其次是体系化学习,在较大范围内搭建疾病模式和治疗体系的相关框架,每个疾病、证候,以及相应的方药都能在这个框架里找到恰当的位置,适合有一定经验的中青年医生;再次是临床实操,当自己学习了新体系之后,需要在老师指导下看病;接着是沙盘推演,学习者形成自己的风格后,想进一步提高就需要向古人讨教了,了解自己的学术更接近于哪一流派,并结合具体问题和该流派的传人反复切磋;最后是技术传承,包括一些实际操作技术的演示带教,如针灸、制药等。
张苍的想法是设计出规范、分阶梯式的中医教育培训体系。人才犹如大小不同的格子,如果把每一节课或每一个课程比喻为一颗珍珠,那么珍珠有的大有的小,大的珍珠需要到大格子里学习,小的珍珠到小格子里学习。如果大珍珠到小格子里便会觉得意犹未尽,需要更多内容,如果小珍珠到大格子里便会觉得吃力难耐。不同个体,应该有不同的课程内容与之匹配。
目前,中医在线正按这一体系开发优质课程,20个不同的课程培训班正在筹备,待视频录制完成后,向社会公开,绝大部分课程都将免费。
始于中医开放,成于中医开放,何剑最初本是义务帮忙,如今却越做越大,拿到了风险投资,并走上创业之路。
但于张苍而言,无论外界如何风云变化,他依然是那个张苍——有理想,就去实现。“我们希望用自己的双手,搭建起来开放、共享、积极、共赢的中医学习平台,与万千中医同道一起互相启发,共同进步。”(张晓东 李学燕)(6148766431)